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論文發表QQ:329612706 微信:lianpu13
當前位置首頁文學 散文
  • 正文內容

那時夏天

閱讀:294 次 作者:無愛在尋 來源:問道文學 發布日期:2019-07-01 10:18:00
基本介紹:

  夏天又要來了;不知從何時起,我討厭了夏天;或許是因為夏天的好處和趣味我早不能享,徒剩下躁熱和囂煩罷。

  在那些已很遙遠的暑期,一群孩子在焰日下的村路間歡跑,他們光膀赤腳,汗跡津津,嬉鬧著躍入池塘。那時的塘水真的很清,被孩子們一通胡鬧,水面連珠地泛起白白的水花,又把幾只麻鴨嚇得呱呱地逃離。但這些許爽快的喧鬧并未攪擾到午后鄉村那無邊的沉靜;晝永天熱,大人們都在休息,狗趴在陰地上長吐著舌頭,連蒼蠅也懶得嗡嗡自討沒趣了……蟬呢?是的,它們一直在著哩,但是,那些永不消歇的嗞嗞嘶鳴不是已和這炎炎的長夏融然一體了嗎?

  有人提議捕蟬去,于是一眾玩童興沖沖地紛紛從水中爬出,渾身濕漉漉的便要去準備工具了----他們的勁頭可真大呀!將一截鐵絲繞成圈,去繃住一個塑膜袋子的口,再穿針引線把繃口系緊,最后將它們牢牢的固定在一根長長的竹竿的一端-----大功告成。

  就這樣,一個身量更高些的孩子扛著竹竿煞有介事,另有幾個小的跟著,出沒在蔥郁的樹叢。太陽炙烤著大地,灼熱的空氣和一切都顯得慵慵懶懶,昏昏沉沉;但這一點點也沒有影響到孩子們那勃勃的興致。大孩子極小心地把顫微微的長竿伸向樹梢,袋口正對向一只伏在葉底枝干上兀自歡叫的蟬;幾個小的仰著腦袋,眼光跟著竿端,簡直不敢呼吸。…..一扣,嗞……,蟬感到大事不妙而發出最響亮的嘶叫,同時在塑膜口袋里奮力的鼓翅跳竄,弄得口袋急促的咯咯直響。“抓到了”,“快,別叫它跑了”。

  將蟬從袋里捏出,即刻把雙翼撕去一半,不懷好意地丟在地上;蟬本已受驚不小,在手上胡亂掙扎;待到脫手,自以為得天福佑化險為夷了,便不顧一切地抖翅要跳飛去,卻怎料使出渾身解數也只能作那精彩高妙的旋風舞,引逗得孩子們快樂地歡笑。他們還有一樣本領,就是可以隨時讓蟬鳴叫或歇聲;有時他們會一手捏一只,交替著讓蟬叫叫停停,瞎弄出一些節奏,只當是讓蟬為他們高歌一曲了。

  可也不是每次都能手到擒來;若時機動作拿捏得不好,在那一扣之間,袋口將到未到之時,蟬會矯捷地從袋口邊振翅而起,吹出哨聲揚長而去;孩子們不免各各悻悻嘆惜。不過這也是常事,權且收兵,豎直耳朵打起精神,再尋找下一個倒霉蟲吧。

  當然,除了玩水、捕蟬,可消遣的事還多得很;比如找一處叢綠掩映的濃陰之地,輕風不時拂過,在此便可玩耍很多花樣:跳方格、摔泥巴、抓石子、拍牛窩…..;總是忘記了時間,直到從炊煙飄漫中傳來媽媽喊吃飯的悠揚的聲音。唉!那樣的時光才是真正的無憂無慮哩!

  白天玩得瘋,晚上也不閑著;有一件常遭大人奚落而孩子們自己卻樂之不疲的事------釣黃鱔。一針盈寸、一線齊庹、半尺短樁,即可組成一副釣鉤;這樣的釣鉤通常要做二十到五十副。早點就要挖好作餌的蚯蚓;吃飽晚飯,便開始穿餌上鉤,收線繞樁,再整齊地一副一副地疊放在籃子里。

  西天最后一抹晚霞收去,風靜樹懶,暑熱蒸人。這時候,約齊了的幾孩子便提籃出發了;地點也是早商量好的,不外就是田間地頭溝溝壩壩。

  田野正是月黑星稀,蛙鼓蟲鳴;幾個瘦小的身影彳亍在微映白光的溝渠邊;隔數步就會察看一番,然后放線入水彎腰下樁;就這樣如此這般不急不慢一路間作,直到籃空。回去的路上,有時饞來,還會溜進一處園地忙忙地揪幾枚香瓜,草草洗過,到個角落大快朵頤。

  滿懷的期望像是一只黑燈下營營的蚊子,不斷地擾得人睡不好又抓不著。

  天色微曦,曉露淋漓,偶爾會有幾聲狗吠。孩子們早早地就又被那只蚊子叫醒,來起鉤了。收獲也還是有的;如果發現釣線被拉得又緊又直,十有八九是有黃鱔上鉤了;此時的心情真是興奮莫名,既快活又刺激。如果運氣特好,籃底甸實,回程時那種春風得意的樣子,叫人哪只眼看得上。

  很多年以后,那群孩子都已成了父親;當酷熱來襲心緒躁煩,他們有時會回憶起小時捕蟬釣黃鱔之類的事。而今 ,他們的孩子也應該能捕得蟬釣得黃鱔了,只是已很少有那樣的野地來供他們做那樣的野事了,況且孩子們自己也自有屬于他們的夏天。

標簽:散文
注: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。凡本網轉載的文章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等文件資料,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。
女校橄榄球免费试玩